黑道玫瑰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
卜凡被蔡徐坤打了。



事情是这样滴——

卜凡穿着一件文化衫,他其实穿正装更好看。但他一米九几,读书时候念的模特专业,活衣架嘛,文化衫穿身上像人形水杉。

他去地方电视台接蔡徐坤下班,进了篷,隔老远就挥手打招呼。蔡徐坤是当地的少儿节目主持人,外貌清爽可爱,穿着节目组的白T恤,上面是一朵金灿灿的小葵花。蔡徐坤和工作人员道了谢,弯腰给录制的小朋友们一一摸摸头,抬眼甜笑着对上卜凡的目光,刚也要挥手,在看到卜凡那件文化衫上的图案时,瞬间臭脸。

卜凡看着蔡徐坤快步逼近,立马敞开怀抱想揽住整只黑脸小猫,却被猫爪子险些推了个人仰马翻。靠!什么大力金刚猫!呔!还会佛山无影手!



“诶哟诶哟,媳妇儿我不敢了!”劫后余生,卜凡被猫猫拳扁的酸疼酸疼,欠焉儿焉儿的从背后环住蔡徐坤的腰,收着力捶捶他肩膀,“媳妇儿揍老公揍辛苦了,呼噜呼噜毛,给你放松放松,”往下再捏捏小娇妻胳膊,“媳妇儿可别再动用家法了,你看你胳膊都打我给打粗了”

“.......我说了那是教小朋友做手工做粗的你还要我说多少遍!”



卜凡:“不要生气了嘛,向日葵哥哥”

蔡徐坤:“你知道我的名字是向日葵哥哥,我工作服上是葵花,你还故意穿个大象来,做什么?向日葵,象日葵,你在想什么?”

卜凡:“我这不是宣示主权嘛”

蔡徐坤:“....无聊,大狗狗一样”

卜凡:“向日葵哥哥不喜欢?”

蔡徐坤:“....没说不喜欢”


-
几个月前,卜凡去夜场,想放松放松。想法是简单的,操作是复杂的,纵然他被人群簇拥,眼波不断,暧昧撩拨,也是无情无义无趣。今晚人都啥质量,哪儿哪儿都不入眼。

蔡徐坤下班没多久,回家化了妆换了衣服,童话世界待久了,他得去他们大人们玩的地方找乐子。但因为职业又小心翼翼,毕竟以前买个烟都被老板的孩子认出来,“是向日葵哥哥!向日葵哥哥你造吗,流氓才抽烟!”,蔡徐坤一愣,竟然有点冒冷汗,“啊...原来这不是火柴盒啊,谢谢小朋友提醒向日葵哥哥哦,宝宝真棒!”

口罩会弄花妆,帽子会弄乱头发,就不列入装备了。老去那边玩儿,在家门口约了专车哧溜溜的赶。背心袖口快开到肚脐眼儿了,冷气灌的挺舒服。他只要一惬意,就爱哼他主持的少儿节目的主题曲。



蔡徐坤清楚自己这种状态下的清冷漂亮,而卜凡也明白,面前这位一出场就口哨声不断,不留情面一一拒绝搭讪者的尖果儿,需要高大英俊的男人征服。

于是他俩看对眼是分分钟的事。

蔡徐坤期待卜凡的开场白,丰满柔软的嘴唇微微撅,眼睛湿漉漉像小鹿,在森林迷路的话,要听到满意的咒语才能和猎人回家哦。

“额......”卜凡走近后,竟然有些失语,这不符常理,“你是...向日葵哥哥?”刚发问完就后悔了,咬了咬舌头

“...........”蔡徐坤有些无语。“哈哈,”只能干笑着抿一口卜凡端来的鸡尾酒,“你儿子经常看我的节目?”头一回在这种场合被认出来,犯傻了,刚刚明明可以说是对方认错了

“..........”卜凡觉得自己看上去年纪没那么大,“是我侄子爱看你的节目,经常拉着我一起看呢”卜凡没想到真是少儿节目主持人,他以为对方会说自己认错了,那他还能找个台阶下,自罚一杯。

蔡徐坤手指尖玩着头发,用着平时在节目里对小朋友们说话的软昵口吻凑近卜凡耳畔,柔声的,“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哦。”



卜凡做梦都没想到,他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有看过蔡徐坤的节目,真的没有说谎,竟然蹿到舞池里跳起了蔡徐坤少儿节目的主题曲舞蹈。更让卜凡做第二次梦也想不到的是,蔡徐坤在吧台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竟然主动提出要卜凡带他走。



蔡徐坤在酒店床上抽着卜凡的烟,卜凡躺在一边打量着他,莫名觉得这位少儿节目主持人慵懒美丽又神秘。

蔡徐坤刚洗完澡,额前的发丝还有水珠,脸蛋干净又带点水蒸气的红润,侧过脸来柔声的问卜凡,“想看水母吗?”

卜凡伸手轻轻掐了一把他的脸蛋,“想啊”。难不成这位少儿节目主持人还兼职做魔术师?

蔡徐坤垂着眸轻吻卜凡的手指尖,随后昂起下巴,吐了一个烟圈。洋葱圈模样的烟圈向一端慢慢消散,勾勾连连,看上去还真像只水母。

卜凡受教了,问蔡徐坤想不想看水母一家亲,蔡徐坤笑着说,讨厌。



蔡徐坤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用指尖在卜凡脸上描摹着,肉嘴唇一启,往卜凡头顶上吐了个烟圈。

蔡徐坤说,“刚和你碰面,觉得你的美人尖很有意思,像一颗桃心。然后你跳了我的舞。怎么说呢,你跳的好笨哦,可是好可爱。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的美人尖很像孙悟空欸。我现在吐的这个烟圈,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一样。”

卜凡被他逗乐了,欺身压上去。不多说,蔡徐坤也需要五指山。




-
卜凡醒来后,蔡徐坤意料之中的走掉了。卜凡看到自己钥匙串上多了个吊饰,是只戴着向日葵头套的狮子。挺无语的,狮子本身就有鬃毛了,还戴什么头套,多此一举。

回家后,卜凡的小侄子看到向日葵小狮子,非找卜凡要,说是那个少儿节目给幸运小观众的限量款。卜凡听了就头大,得,得,才多小就知道限量款。小侄子接着说,要是他有了这个小狮子,在班上一定人人羡慕。卜凡心想,这向日葵哥哥在小朋友们眼里还是个国民主持人啊?



-
小侄子自己报名了蔡徐坤的少儿节目,拉着卜凡带他去参加,说是很早前就报名了,等了好几个星期才到他录制。卜凡牵着小侄子到了地方电视台,心想这节目这么热门的吗,咱们这小地方能有多少小学生?

再见到蔡徐坤,卜凡发现自己就是个小学生。

卜凡陪着小侄子在电视上看了好几次蔡徐坤的节目,但在现场还是第一次。蔡徐坤带着小朋友们录开场舞的时候,会戴一个向日葵样子的头套,是露出脸蛋的那种。蹦蹦跳跳,笑容明媚,虽然动作简单,但是夏天,摘了头套脸颊边缘会有一圈细汗,接过水杯喝水的蔡徐坤,昂着天鹅颈,喉结一动一动,卜凡只觉得性感,在镜头之外蔡徐坤,绝对是成人节目主持人。

卜凡觉得他们节目组应该再设计款别的挂饰,比如戴着向日葵头套的蛇,给他们这些成人观众。也不是,给他一个人就够了。



卜凡以为,像蔡徐坤这样的性格,会当着小侄子的面把他撩拨的面红耳赤,比如录制手工制作环节的时候,主持人和小朋友,以及小朋友的家长同坐在一张桌子忙活,桌布长到地面,卜凡以为蔡徐坤会伸腿用脚尖蹭蹭他的小腿肚之类的,或者暗送秋波。谁知道蔡徐坤像是不认识他一样,全程忙着和小朋友一起做手工,从卜凡手里拿来折的不堪入目的怪怪玩意儿时,手指尖也没接触到卜凡一毫皮肤。唯一让卜凡乐呵的是,小侄子看到蔡徐坤手里卜凡折的不明所以的东西时,捂上眼睛没眼看,小声对卜凡说,“你让我在向日葵哥哥面前丢人啦.....”,蔡徐坤噗嗤一下就笑了。



小侄子录制完节目,依依不舍的送了蔡徐坤一枚蛋黄派,蔡徐坤刘海卷翘,戴着一顶贝雷帽,显得柔软可爱。蹲下身去捏捏小侄子鼻尖,和小侄子说着,我们下回很快还会再见面的哦。

卜凡觉得小孩子的情绪真的来去如风,一开始还舍不得向日葵哥哥,哭丧着脸,一会儿看到小伙伴就又笑开了玩儿去了。他没走几步就碰到了蔡徐坤,对方刚换好衣服,准备回家。原来蔡徐坤平时上下班是穿格子衬衫,还好还好,没有袖口开叉到肚脐,放心了。

“嗨。”卜凡冲蔡徐坤打招呼,两三步跨到蔡徐坤面前。

“嗨。”蔡徐坤撕开小侄子给的蛋黄派,咬一口,享受到甜蜜的笑开来,仰着下巴开心的抖抖小脑袋,给卜凡看蛋黄派被咬开的横截面,“喏,里面的陷看上去是不是很像太阳。”

卜凡嘴角缝里挤出一个“日”字,抓着蔡徐坤肩膀就把他推到了身后的衣帽间里,锁上门。



小学生卜凡新发现:奶黄馅当润滑还挺好用!



-
没多久他俩就恋爱了,卜凡没有告诉小侄子,担心争宠罢辽。

卜凡晚上骑着机车载着蔡徐坤出去兜风,蔡徐坤搂着他的腰,脸埋在他颈窝,撒娇说风太大了,向日葵的花瓣都吹掉了。

他俩约好一起去蔡徐坤家,卜凡提议先去买点零食,蔡徐坤伸手比了个“ok”在卜凡眼前晃晃。



蔡徐坤摘了头盔撩把头发,在卜凡看来风情万种,捧着他的脸亲了口软嘴巴,让蔡徐坤在机车上坐坐,他去买零食,去去就来。

蔡徐坤在机车上晃腿,没多久卜凡回来,蔡徐坤噘着嘴让他拎着袋子,他在袋子里翻了翻,猛的拍了下卜凡胳膊,小小声“你怎么没买套啊....”

“坤儿,我今天不....”

“不可能!”蔡徐坤一口咬上卜凡嘴巴啃了两口,“快去,听话”

人形哈士奇委屈的呜咽一声,摇着隐形的尾巴重新折返回便利店。



蔡徐坤坐在机车上吃牛肉棒,心想得赶紧吃完,被卜凡看到今晚够呛。吧唧吧唧,突然听到“呜啊——”的哭声。蔡徐坤张望着,寻找哭声的源头,啊喔,有个小朋友摔倒了在哭鼻子哦。

蔡徐坤跳下机车跑到小朋友身边,小朋友的妈妈已经把小朋友扶起来了,就是哭个不停,哄不好的样子。蔡徐坤蹲到小朋友面前,说着,宝宝不哭不哭了哦,向日葵哥哥给你呼呼,痛痛都飞走啦。

小朋友歪着头打量蔡徐坤,哇的又哭了,蔡徐坤无解,欸....是没看过我的节目哦...?还是认不出电视外的我呀...

啊——脑袋里的小电灯一亮,有了!蔡徐坤跑回机车处,在零食袋子里翻出一包瓜子,又重新跑到小朋友面前,把瓜子凑到自己脸蛋边上,指指上面的葵花图案,再张开手心,手掌像花一样捧起自己脸蛋。

“宝宝,向日葵哥哥给你擦擦眼泪好不好呀~”



卜凡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看到蔡徐坤蹲下身来,搂着小朋友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给她唱他节目的主题曲,小朋友笑起来,蔡徐坤舒了口气,侧过脸用指尖点点脸蛋,笑着找小朋友讨亲亲。在小朋友毫不迟疑的亲亲后,站起身和道谢的妈妈还有开心的小朋友挥手道别,开心的抱着瓜子蹦跶回机车上。卜凡把买的套塞进屁股后面的口袋,走到刚刚的小朋友身边,把另一只手上的旺仔牛奶送给小朋友,“宝宝下回也要勇敢哦。”



卜凡骑着机车载着蔡徐坤回家,蔡徐坤想到什么,下巴枕在他肩膀上抱怨,“哼,我今天的旺仔牛奶呢!”

卜凡笑起来,“哦,那个啊,被海关扣下来了”

蔡徐坤装作赌气的在他耳边大喊,“骗葵!”

卜凡难得正经,“坤儿,抽空陪我回趟青岛呗,做海鲜给你吃。海瓜子知道吧,还是你向日葵哥哥的亲戚呢”

“好呀——还有呢——”

“还有呀~一辈子剥虾给你吃好不好呀”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