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玫瑰

辘辘

吴亦凡x吴世勋



吴世勋太瘦太小了,像豆芽菜。



十几岁的吴亦凡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又饿了。上一回吃饱是什么时候,来韩国之前吧。那得是好几年前,年纪小,加拿大。



练习生在出道前,唱歌跳舞,个人才艺,需贯彻落实到每一个指甲盖儿乃至细胞,这是身体里的。练习生在出道后,要通晓圈粉之术,参悟人设之道,这是脑袋里的。但无论出道前后,白天和晚上都是冬夜,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这是肚子里的。



吴世勋是韩国首尔原住民,因为外貌清秀被星探追了好几条街,慌慌张张速度七十迈也要护着怀里的炒年糕。但他见过首尔凌晨四点样子的次数却没有来自中国的外国人吴亦凡多,大概是公司附近的年糕店打烊时间早吧。练习生吴亦凡刻苦但嗜睡,同时温和又心软,三两下就从练习室的地板上单手撑地,弓腰跳起来应了邀请,和黏习生吴世勋出去夜游。



毛头小子吴世勋走在前面,他比吴亦凡小个几岁,当练习生的时间是吴亦凡的一半,饿肚子的日子也是他的二分之一。有回他俩谈天,针对某无关紧要的事有了分歧,年长的吴用自己已经比较熟练的韩文结合着中国谚语说,“小朋友,应该参考哥的意见。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小朋友吴看着自己面前这位哥哥吃了一半的无盐无油无碳水餐,笑眼弯弯,用他特有的像是嘴里含了块糖所以吐字不清的语调说,“我看啊,不见得。”



毛领小子吴亦凡很羡慕吴世勋,可能年纪小还有体质的问题吧,吃很多也不会胖。自己又能比他大多少呢,同样是长身体要吃很多的年龄段,可自己是哥哥,哥哥得作榜样。榜样,是练的多,吃的少,多流汗,少流泪。榜样的力量,是别人随口的“你看那个外国人,这么多年坚持下来,不也出不了道,我可不要像他一样倒霉。”



天还没亮,街道上的路灯昏昏黄黄,静谧又温柔。那时候吴亦凡还没有人设,不是冷肚腩,不用扮冰山。他看到一只白色的小狗蹭了蹭吴世勋的小腿然后跑开,吴小朋友转身饶有兴趣的盯着小狗渐远的背影,垫着脚尖不自觉噘嘴张望。吴亦凡这时候才发觉自己的眼睛也会笑,弯成一道宋慧乔。



“哥,到时候我也要养这样白色的小狗,白白软软,像棉花糖一样。”

“好啊,等世勋出道,哥送你一只。”

“到时候我俩一起出道肯定特别忙,得过段时间。那时候哥也养一只,不然那孩子一只宝宝在家,会孤单。”

“没问题。哥答应世勋,哥养一只蜡笔小新和你的小白作伴。”

“呀,这哥怎么满脑袋都是动画片,和小孩子一样”

“哥养只棕色的,和世勋的小白狗在一起玩,像一盘咖喱饭”

“哥你又饿坏了吧.....”



吴世勋那时候个子还没那么高,比吴亦凡矮半个头,两个人没法肩并着肩,那就并着脖子吧。嘴里哈着白气,说说笑笑的时候面前仿佛有颗棉花糖。吴亦凡是风趣幽默的鸡汤王,“King of jitang”,什么分量,按说应当有点免疫力,却在听到吴世勋说“到时候我俩一起出道”时,有些鼻酸的闷了口少儿鸡汤。小朋友前途无量,好像不用怎么费功夫,balance信手拈来,舞蹈动作行云流水,还长得漂亮,在演艺公司都这么出众。自己吧....其实也还行,就是那时候没手机用,没办法转发锦鲤嘛。怎么会鼻酸呢,对方察觉的话,就说是想妈妈了。不对,男人想妈妈才更让对方笑话吧。



吴世勋很白。吴亦凡侧过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觉得还挺像刚刚那只碰巧光临的小白狗狗。韩语怎么说来着,内,小白久。



说思绪翻涌有些夸张,思绪蔓延还可以。练习生的生活,枯燥是枯燥,但是同龄人在一起,开开玩笑还挺好的。两国人,能听得懂就更好了。经常在同一个练习室的伙伴觉得吴亦凡和吴世勋相貌好看,还都是一个姓。“哈哈,缘分嘛”,吴亦凡那时候和白的发亮的小朋友还不熟,随口一说缓解气氛,小朋友当真了,还楞就每天和他同进同退同乐同累当亲兄弟,逛街买东西有时候也没明算账。吴亦凡喜欢穿牛仔衣,大家叫他“牛仔哥”,中国练习生叫他“仔哥”,后来干脆就叫“牛”了。吴世勋白嘛,模样秀气,说话又总是奶呼呼的,后来他俩一起出现的时候,就有人起哄,“牛奶兄弟来了——”



“怎么不是奶牛兄弟?”吴世勋歪头质疑,为什么自己的“奶”字号没有在前面。那时候他的胸肌还没有后来那么,额,嚣张?换做当时被叫奶牛的话,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生气哦。

“哞——如果是奶牛的话,以后我们出场就要自带音效了。”吴亦凡乐呵呵的承受着吴世勋的捶肩膀攻击,顺手给小朋友脖子后面换了块膏药。他是独生子女,却很乐于照顾人,何况对方是乖乖好看人。



吴亦凡觉得吴世勋好可爱。比如他抽空会帮吴世勋抄作业,一开始歪歪捏捏的韩文字体,慢慢的也渐入佳境,还有点中国字体式的方方正正,“世勋呐,哥真得感谢你给了哥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吴亦凡一边笑一边抄,有种自己还尚在接受义务教育的感觉。在开饭的时候呢,吴世勋会把吴亦凡盘子里的韩国泡菜全夹到自己的饭菜里来,把肉挪到吴亦凡碗里。吴世勋“嗷”一声,吴亦凡双手合十感谢面前这只“僧侣”小狼。自己一直吃不惯泡菜,又苦于吃不饱,只得强吞。一开始还和小狼推推让让,后来成了习惯,索性就不再拒绝,想着在别处再多回报回报他吧。



帮小朋友打饭,抢座位,他挺开心的。给小朋友的舞蹈动作抠细节,被抱怨明明哥也是笨蛋嘛,也挺开心的。提醒小朋友在冬天戴帽子,系围巾,添衣服。手戴着手套吧,真乖,那拧瓶盖哥哥也一步到位。这都挺开心的。



看吴世勋直接拒绝女孩儿们的恋爱邀请,也开心。比自己被追还开心。



算是难捱练习生活里的一点能量。吴亦凡渴望能量,珍惜能量,脑海里却总是冒出那句在老家经常听到的广告语,“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被清晨的鸟叫声唤回思绪,街道上陆陆续续多了一些人,有上班的,也有上学的。吴亦凡觉得天将亮的时候总是生机勃勃,是新一天的开始,也是追逐梦想的新起点。吴世勋用肩膀戳两下吴亦凡的胳膊,伸长手臂指着不远处,觉得不礼貌,又缩回手,改用昂着下巴冲那块儿点着给人参考,“哥快看,那是我高中的制服,很帅吧?”



吴亦凡看几眼吴世勋,又寻着他的尖下巴找着人群望过去,“金黄色的那个?”是挺好看的。“我记得你是首尔艺高的学生吧?”



吴世勋竖起大拇指,“就是金黄色那个啦,哥竟然记得我高中的名字,很了不起嘛”



吴亦凡笑的很开心的时候,会露出牙龈。吴亦凡觉得吴世勋穿上那套制服的样子,一定很像一枚焦糖布丁。意识到自己又联想到食物的时候,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吴世勋饿了。他去买了个巧克力面包,在吴亦凡眼前举着面包顺时针晃啊晃,是小恶魔的独家摩天轮。吴亦凡在心底叫他小祖宗,再次羡慕他不会变小胖墩。吴世勋咬着巧克力面包,嘴角沾上了巧克力酱。吴亦凡恍然大悟,原来这枚焦糖布丁的焦糖部分,在这里。



吴亦凡没有吻上去。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在心底安慰好几声,会长胖,会长胖。



一个成熟的偶像,或者说是,偶像预备军?需要有优秀的自控能力。肉体上的,精神上的。对待食物的,对待感情的。



“哥你不饿吗?”

“饿啊,哥是Mr. Hungry.”

“公司到时候才不会给哥取韩格瑞这样的艺名咧!”

——————————————————

*番外

SM公司2012年出道的多人跨国偶像团体EXO,成员共12名,其中两名为吴亦凡,吴世勋。

单曲《Growl》,让EXO红遍每一个有焦糖布丁制作原料的地方。

吴亦凡直到现在还是每天饿着肚子。因为公司设定的超能力梗的缘故,很多人叫他“龙”。

“我饿了龙饿了龙饿了龙你”,副歌响起,他总是会暗地里笑场,露牙龈那种。

吴世勋站在队伍前面领舞,最吸睛的动作,成员们一起单手撑地,弓起腰从地板上弹起来。和那天晚上某人答应出去夜游时的起身动作一样。

“我也能记得关于你的事。看来我也很了不起嘛。”

无厘头甜蜜




1
蔡徐坤和王子异报名参加了《勇者练习生》。他们俩是一对青年情侣,蔡徐坤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在勇者界东山再起,拉着自己对象一起签了合约。王子异感慨,这个节目是去抓恶龙的,路途艰险,凶多吉少,怕是该叫勇者练习死。

蔡徐坤的勇者服没什么铠甲,比起活命,他更看重轻盈和美观。王子异之前问他,“坤坤,你没有铠甲,不怕对方伤害到你吗?”蔡徐坤用两根手指依次碾点着自己红润丰满的嘴唇,“没有人和野兽会忍心伤害漂亮的宝贝。”

王子异低头给双手叉腰昂着头振振有词的漂亮宝贝擦花露水,看来蚊子没有入野兽籍。



2
国王作为“全民制作龙”代表,给参赛者们一人发了一个火龙果,嘱咐大家不要害怕,并大喊,“极限挑战,这就是命!”

临行的时候他俩和朋友们道别,兵分100路,蔡徐坤说他俩走的那条路一定是最漂亮的路,叫玛丽莲梦露。王子异给他披上斗篷,遮住两根裸露的手臂。蔡徐坤不开心了,举铁练出的线条说挡就挡吗。他把斗篷扒拉开,撅着嘴不乐意。路过的贾斯汀恶作剧的往撅起的嘴上挂了个甜甜圈,撒丫子跑开,不过还没等蔡徐坤发火,就被范丞丞拽下来吃了。

王子异亲吻两下蔡徐坤的额头,继而鼻尖相抵,“坤坤还戴着镶着珠宝的护腕呢,露着上臂的话,回家摘了护腕,会发现被晒成雪顶咖啡了。”

然后蔡徐坤找婚纱影楼租了及地还拖得老长的头纱。



3
这条路就他俩选了,出师不利。

前面有条河,蔡徐坤的坐骑是只粉色的毛绒大猫,怕水,过不去。

王子异无奈,觉得蔡徐坤的坐骑太半吊子,“我还以为你的猫遇水会变得更大,能直接占据整片河。”

蔡徐坤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家小猫咪是胖大海呢!”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和粉红大猫依依惜别整整一个钟头,大热天加上在毛茸茸上面蹭,怕是得起痱子。蔡徐坤双手环住猫咪脖子,“寿桃,爸比不会走太久,马上就回来接你了哦”

王子异纳闷,“他这么胖,怎么叫瘦桃”

还没等蔡徐坤挤眉弄眼的伸出手指对他比“嘘——”,王子异扎着小马尾的发圈就被大猫一口扯掉吞进嘴里。他向来不生气,这回也没生气,却在蔡徐坤比起关心他披头散发更加在乎大猫咪有没有把发圈吞进肚子里吃坏身体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有点置气了。大猫摇头摆尾,尖耳朵立起来动动,耀武扬威的张开嘴伸出舌头,把满是口水的发圈送到王子异跟前。王子异撇着嘴没好气的盯着蔡徐坤,对方亲昵的挠着大猫下巴,朝猫耳朵里吹气,猫耳朵塌下来有默契的拍拍蔡徐坤的头顶。恋人对上王子异的眼睛,像是知道王子异要问什么问题一样,笑的娇娇软软,一字一顿的撒娇,“因,为,可,爱!”

他的坤坤比猫咪更可爱。王子异瞬间气消了。



4
两个人是坐着王子异的独角兽飞过河的。飞行中,蔡徐坤被王子异护住腰,下巴扣着肩膀,是最牢固的安全带。他时不时回头亲吻一下王子异,一边给独角兽的鬃毛编小辫,一边说,“子异,我喜欢你的小马驹。”

王子异含着他的软嘴唇吸吮,让他省去后面四个字再说一次。

“不说的话,子异会把我丢下去吗”

“不会呀。”温温柔柔,手指尖轻轻把玩蔡徐坤的指甲盖。

“如果小马驹掉下去了,他会不会变成海马”

“这是条河呢坤坤,他顶多变成河马”

“听说海马的话,都是海马爸爸负责生小宝宝哦”

“是哦,海马爸爸有个育儿袋”

“那以后子异也要负责生小宝宝!”

“....好好,都听坤坤的,所以我们一定会一起活着回来的”王子异十指紧扣住蔡徐坤的手,像两串香蕉,那这只独角兽就是香蕉船。



5
夜晚来的很快,在一片森林里,王子异搭好了帐篷,燃起了篝火,转身给过敏的蔡徐坤上第二次药。蔡徐坤小口小口吃着浆果,有蝴蝶落在他的脚尖。

“子异,我们是迷路了吗”

王子异亲吻他的发顶,没有多说话。走之前自己做了详细的攻略,按说不该迷路。独角兽可以飞,但是需要冷却,飞一会儿,走一会儿。他披散着头发,发丝扫着蔡徐坤的脸蛋,有点痒痒。

“子异,你说这里晚上有狼吗”

“应该没有的。坤坤以前当勇者的时候,遇到过狼吗”

“遇到过色狼”

“像这样吗,嗷呜嗷呜”

蔡徐坤的脸蛋往王子异外套里钻,小小声,“你比他们更可怕哦,你还有狼牙棒....”

王子异回头对独角兽使个眼色,让他一边玩儿去。独角兽识相的钻进树林,开始了他的独角戏。

“子异,小马驹不要我们了....”蔡徐坤可怜巴巴的拉着王子异的手,咬着下唇楚楚可怜,“子异不可以不要坤坤哦。”

王子异很爱蔡徐坤这一点,懂得可爱又可怜的情趣,让王子异想一口把他吃掉。王子异面对蔡徐坤可以是冒牌勇者,但他绝不可能是忍者。

“Ei yo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把情绪都装满。坐上去抓恶龙的船,没想到燃料全用完。但这无法将我阻拦,我偏爱顺其自然!”

.......王子异和蔡徐坤刚听到这串freestyle的第一个字的时候就抱在了一起,吓个半死。人影走近篝火,才看清是个炮仗精,王子异怕炮仗精把自己用篝火点燃了会太响,担心吓着蔡徐坤,刚准备起身浇炮仗一水壶的水,才发现,不对,是王琳凯。

“hey bro....”王子异冲自己好兄弟打招呼

“woowoowoowoowooskrrskrr!”贾斯汀,范丞丞,朱正廷的脑袋一起从王琳凯身后冒出来。

蔡徐坤心想,不愧是脏辫,遮挡力好强哦.......



6
“坤坤,子异,和我们结盟吧!”朱正廷率先发言,王琳凯已经冲上前去和王子异又是撞肩膀又是拍手掌了,“I see man!OMG,速度像747发现了王子异!”,贾斯汀和范丞丞已经围着篝火开始烤玉米了,“不管你是谁,玉米我不给,听明白了没!”

王子异目瞪口呆,反应过来连忙揽着蔡徐坤的腰低头哄着,蔡徐坤又噘着嘴,缩在王子异怀里。王子异担心的亲一口蔡徐坤的脸蛋,“宝宝...”

“难得一起玩!我们来开篝火晚会吧!”蔡徐坤从王子异怀里钻出来,眼睛闪亮亮,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大家,发起领导般的建设性发言。

“耶!!!!!!!!!”

王子异在蔡徐坤身后捂眼摇头,败了败了。



7
天亮的时候蔡徐坤还歪在王子异怀里给唱歌跳舞的伙伴们打拍子,王子异一直昏昏欲睡,脸蛋埋在蔡徐坤的颈窝。蔡徐坤的洗发水是西瓜味道,是他俩之前去热带国家买的。之前王子异和蔡徐坤办那事儿的时候,闻着蔡徐坤的发香,王子异总觉得自己顶瓜瓜。

独角兽回来的时候带着另外一匹黄色的马,独角兽红光满面。

范丞丞说,“哇喔,这匹马我取名为沙琪玛”

贾斯汀接话,“那你骑,因为你是傻”

蔡徐坤玩着王子异的纽扣,凑近王子异的耳朵吹着气,小小声,“小马驹好风流哦,他还可以飞——起来和他女朋友羞羞呢”

王子异颠颠蔡徐坤的小屁股,“坤坤羡慕啦?”

蔡徐坤摇摇头,“没有哦,子异也经常让我爽的飞起来呢”



8
他们六个人一路打打闹闹,王子异明白了什么叫“我挑着担,我牵着马”。他一个人走在后面,包括蔡徐坤在内的五个人在前面和对面山头的尤长靖对山歌,“hey u hey u hey pick me!”“ei ei——”

尤长靖身边的林彦俊发言,“厚,這歌有夠老,超遜的。”

尤长靖回头,“额,为什么你一说话就自动显示繁体?”

林彦俊抖抖肩膀,“帥咯,怎樣。欸對,你還有小麵包美?”

“小面包没有,蚊子包要不要?”

山头这边的蔡徐坤一行人发现了巨大的花圃,几个小朋友在花圃里打闹傻乐,蔡徐坤坐在石头上一边和伙伴开玩笑一边编花环。

王子异在后面,往手里给蔡徐坤准备着熬夜回神的药,接着又倒了些花粉过敏的药,端着薏仁水坐到蔡徐坤身边,哄他连着药一起喝掉。

蔡徐坤哪里啃乖乖喝药,把半成品花环戴在王子异头上摆弄摆弄,舔一口王子异捧着药的手掌心,不过完美的错过了那些药哈。

王子异想到他俩的相识,那是在一个社交软件上,都是同城的人,左滑喜欢还是右滑喜欢他给忘了,反正要彼此喜欢了才能开始聊天。无非是认同对方照片上的样貌是否入眼,生活是否小资罢了。

他在一家街舞工作室当breaking老师,偶尔给手指舞代课,他下载这个软件也是老板希望他们街舞老师用这个软件多招揽点客人。

蔡徐坤对他打的第一行字是,嗨,我好喜欢你单手撑地板的动作,你在模仿弹簧蛇吗?

王子异无语。但这位朋友或许会对breaking感兴趣,于是和蔡徐坤聊起来。不过是聊了一上午的弹簧蛇和其他的奇珍异兽罢了。

王子异当蔡徐坤是个高档宠物贩子,后来蔡徐坤发了个小猫咪伸懒腰打哈欠的表情包,配字说,我要去午睡了哦,勇者要保证充足的午睡时间,才不会在下午打瞌睡呢!

王子异无语。但更无语的是王子异觉得这位勇者下午精神好的话,是不是会来报名街舞课呢!于是为了发展潜在客户,每天有空就会和蔡徐坤说说话。

王子异受蔡徐坤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在朋友要把独角兽送给他养时,他接收了,但还是问了原因。

朋友,“要结婚了呗,我老婆对羽毛过敏哈”

王子异,“和独角兽有什么关系?”

朋友,“独角兽有翅膀呗,翅膀有羽毛呗,傻样”

没几天,朋友交接的独角兽粮食吃完了,王子异出门买去,顺便给独角兽再买点零食。走在街上和蔡徐坤聊天,“我今天买了好几根胡萝卜”

蔡徐坤那边很快发来消息,“给雪人当鼻子用?”

王子异失笑,和他闹着玩,“买回去装点下捧花”

蔡徐坤发来猫咪眼睛咕噜噜转圈的表情包,“你要结婚啦?不仗义,都不早点告诉我”

王子异,“那你准备给我随多少份子钱?”

蔡徐坤给王子异发来他昨天的宵夜,大闸蟹,“随螃蟹钳~”

王子异笑出声,头一回打出那几个字,没思考的发过去,“你真的好可爱啊”

那边没回消息。欸?

王子异想,这句话很轻浮吗?

两分钟过去,还没回消息。

王子异纳闷,退出对话框,想着点进蔡徐坤今天的动态看看,鉴赏下他今天又发表了些什么忍俊不禁的观点。却在对话框后面的二人距离显示后,吃了一惊。

2m?

王子异捧着手机在原地转圈张望,急急急,发现目标!那个后脑勺和泰迪一模一样的男孩!头上戴着栀子花花环,和卖栀子花的老奶奶有说有笑,一手拎着一大袋猫粮,一手帮老奶奶提着栀子花篮,手机扣在栀子花和花篮内的边缘。蔡徐坤似乎感应到目光,回过头张望一下,凑巧和王子异来了个对视。

真人比照片更好看。这是王子异的心声。他觉得自己不愧叫王子异,毕竟会见色起意。

蔡徐坤一愣,连忙放下猫粮,有些发麻的手抽出花篮里的手机,该不会是.....果然,距离显示2m。

蔡徐坤笑的天然无害,指着王子异叫出来,“啊!你就是那个王子导!”

“.........是王子异!”




9
几天时间,一行人一路上悠悠哉哉,中途蔡徐坤抱着一只小浣熊,下巴压在浣熊的额头上,老套路,噘着嘴对王子异撒娇,“子异,我们养这个嘛”

子异一手托住小浣熊尾巴转啊转,一手刮刮蔡徐坤鼻尖,“你啊,到底是勇者还是神奇宝贝大师?”

“可是他很可爱哦....”蔡徐坤指着浣熊的眼睛花纹,“看!他还和子异一样爱戴墨镜,是酷的bro!”

王子异弹弹浣熊胡子,差点被浣熊咬了手,连忙缩回来。好像有点丢人,于是用缩回来的动作把手送到唇边,顺手给了蔡徐坤一个飞吻。浣熊目睹一切,他眼睛周围的花纹很黑,因此他这个白眼翻得特别明显。“坤坤有子异一个酷的bro还不够哦?”

“那我们刚好六个人,分两组撕名牌啊,我要是赢了你就让我养小浣熊!”

“那坤坤输了呢?”

“就子异帮我养小浣熊!”

王子异刚要接话,就被王琳凯拉过胳膊扯到一边,隔着老远就敞开大嗓门指着远处山那头,说,“看!bro!是过山车!”

王子异定睛一看,什么过山车,拿根铁索吊在山两头下面弄个运煤车荡来荡去就是过山车了吗......

“陪我坐!”王琳凯吼一嗓子

王子异掰开他抓着他胳膊的手,“下面是悬崖,我恐高....”

“我看你骑独角兽不恐高咧”

“李狗蛋,坐这车会出人命的”王子异叫王琳凯的土名,彰显自己的严肃

“陪我坐!陪我坐!陪我坐!”

.........王子异有点苦手,回头想给蔡徐坤使眼色让他帮自己开脱,结果蔡徐坤抱着浣熊到一边去找范丞丞,说,“我好喜欢灰色头发的小狗狗,也喜欢灰色头发的小浣熊。”

范丞丞端详着小浣熊,“干脆面都是这家伙生产的吗?”低头看看小浣熊的四只爪子,额,还是算了。转过身单手托着下巴打量着王子异的独角兽,“我觉得这只独角兽适合设计成一只公仔”

“....我还以为你会说要把他做成蛋仔”蔡徐坤自认是十分了解范丞丞的。

王子异一边要应付咋咋呼呼扯着他手臂的王琳凯,一边要观望蔡徐坤和范丞丞有没有什么逾越之举,他开始碎碎念了,却在听到“砰!”一声巨响后,回过了思绪。

他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望过去,不远处是五颜六色的烟雾,他有不好的预感。

“是龙啊!!!!!!”贾斯汀和朱正廷的大叫响彻整个山谷,王琳凯有了要和他们battle的念头。



10
王子异估计他们都忘记自己是来除龙的了,可自己一直都还记得。现在反倒成了他抓着王琳凯的胳膊,只不过是往平地上跑。王子异搂住在原地发愣的蔡徐坤,一把就把他抱起来往独角兽背上一搁,拉着蔡徐坤的手和他临行密密缝,“坤坤你先走,飞到安全的地方去,抱好你的小浣熊,我一会儿就来找你,乖。”

王琳凯无语,觉得他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蔡徐坤反应过来,皱着眉头不肯走,像在发嗲,“子异,不要赶我走嘛....”

王子异觉得蔡徐坤才是最让他没办法的美丽小恶魔嘛。“不行,你必须走,我要你安全”

范丞丞和独角兽大眼瞪小眼,“万一龙也会飞呢?”

贾斯汀和朱正廷冲过来,朱正廷脸上敷着面膜,说,“真会挑时间出现,看我一脸惨白”,贾斯汀笑出来,“额,龙看哥哥你这时候还在准备扮美美,还以为你是美少女战士”

王子异还在劝蔡徐坤走,蔡徐坤头摇的像拨浪鼓,身子也跟着一起晃,怀里的小浣熊觉得自己快被整吐了。

蔡徐坤索性在独角兽背上弯下腰来和王子异亲嘴巴,其他四个人眼不见为净。

“嘿,尤長靖,你知道尋龍的人都愛唱什麼歌嗎?”

“什么歌?”

“是《Lonely》,里面唱,歐,龍嘞,龍嘞,龍嘞~”

“无语”

大家都知道是林彦俊和尤长靖来了,他俩看着蔡徐坤和王子异亲的难舍难分,林彦俊戳戳尤长靖,“我先不看他們倆惹,你去幫我看”

尤长靖,“干嘛啦,为什么?”

林彦俊捂住眼睛,“因為,你是我~~的眼~~”

除了在接吻的王子异和蔡徐坤之外的所有人:“无语”

在彩色的烟雾中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难道是小龙人?”大家猜测着。小浣熊无可奈何的拍拍王子异胸口,示意他有情况。王子异这才和蔡徐坤分开,两个人喘着气,蔡徐坤的嘴唇被亲肿,王子异想到一句唐诗还是宋词啥的,“独留青冢(亲肿)向黄昏”。

“呜呜,我还要和子异亲嘴巴嘛....”

小浣熊和独角兽共享了一个彼此同情的目光。

“哈嘍!”

是别人的声音。

最精明的贾斯汀发言,“这恐怕是只台湾龙”

“要用凤梨酥做诱饵!”美食专家范丞丞发言,“不过已经被我吃光了,嘻嘻”

龙的身影走出烟雾,“嗨大家好,我是來自傳奇星娛樂的陳立農”

蔡徐坤身子扑在独角兽的脖子上,懒洋洋,“他说他是城里龙。”

大家恍然大悟,“你好,我们是doctor异乡人!”

王子异护着蔡徐坤,“不怕,不怕,他要是突然现了龙形,我就让独角兽带你走”

“子异,你说他的龙形是长长的中国龙,还是翼龙三角龙甲龙呀”

“说不定是霸王龙哦,康吃康吃,这样子”

“呜呜,霸王龙手手好短,好可爱哦”

“我觉得坤坤是最可爱的”

其他人堵住了耳朵。

突然,另一处也烟雾弥漫,五颜六色,几个人蹿出烟雾,边唱边跳,“Hey Mr.Lee,立志惩奸除恶一拳劈,8th Mystery,管他三头六臂侧腿踢,Hey Mr.Lee,正义化身英雄最无敌.....”

他们穿着黄色的紧身衣,王子异无语,这不是他的BBT街舞工作室的同事们吗,他们这是在扮演李小龙这种龙吗.....

王子异捂着额头低头思考,突然一个声音响自四面八方,

“祝子异!生日快乐!”

欸?

他抬头一看,他最爱的坤坤捧着生日蛋糕。环顾四周,每一个人包括“城里龙”和他的同事们,都拿着彩带香槟之类的,他来不及去细想这些玩意儿都是从哪儿来的,他只觉得幸福的有些眩晕。

“嘿嘿,我们策划这个活动好久啦,一定要给你过一个难忘的生日哦”蔡徐坤手指尖沾了一点奶油,落在王子异鼻尖。

王子异感动的一塌糊涂,“所以,这个《勇者练习生》活动是?”

蔡徐坤,“是甜蜜谎言呢~”

王子异整理思绪,“那国王也跟着你们一起胡闹?”

蔡徐坤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哼哼,因为呀,我们大家,每个人,都很喜欢你哦~”

“不过呢,最喜欢你的人是我,你最喜欢的人,也只能是我哦。”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
卜凡被蔡徐坤打了。



事情是这样滴——

卜凡穿着一件文化衫,他其实穿正装更好看。但他一米九几,读书时候念的模特专业,活衣架嘛,文化衫穿身上像人形水杉。

他去地方电视台接蔡徐坤下班,进了篷,隔老远就挥手打招呼。蔡徐坤是当地的少儿节目主持人,外貌清爽可爱,穿着节目组的白T恤,上面是一朵金灿灿的小葵花。蔡徐坤和工作人员道了谢,弯腰给录制的小朋友们一一摸摸头,抬眼甜笑着对上卜凡的目光,刚也要挥手,在看到卜凡那件文化衫上的图案时,瞬间臭脸。

卜凡看着蔡徐坤快步逼近,立马敞开怀抱想揽住整只黑脸小猫,却被猫爪子险些推了个人仰马翻。靠!什么大力金刚猫!呔!还会佛山无影手!



“诶哟诶哟,媳妇儿我不敢了!”劫后余生,卜凡被猫猫拳扁的酸疼酸疼,欠焉儿焉儿的从背后环住蔡徐坤的腰,收着力捶捶他肩膀,“媳妇儿揍老公揍辛苦了,呼噜呼噜毛,给你放松放松,”往下再捏捏小娇妻胳膊,“媳妇儿可别再动用家法了,你看你胳膊都打我给打粗了”

“.......我说了那是教小朋友做手工做粗的你还要我说多少遍!”



卜凡:“不要生气了嘛,向日葵哥哥”

蔡徐坤:“你知道我的名字是向日葵哥哥,我工作服上是葵花,你还故意穿个大象来,做什么?向日葵,象日葵,你在想什么?”

卜凡:“我这不是宣示主权嘛”

蔡徐坤:“....无聊,大狗狗一样”

卜凡:“向日葵哥哥不喜欢?”

蔡徐坤:“....没说不喜欢”


-
几个月前,卜凡去夜场,想放松放松。想法是简单的,操作是复杂的,纵然他被人群簇拥,眼波不断,暧昧撩拨,也是无情无义无趣。今晚人都啥质量,哪儿哪儿都不入眼。

蔡徐坤下班没多久,回家化了妆换了衣服,童话世界待久了,他得去他们大人们玩的地方找乐子。但因为职业又小心翼翼,毕竟以前买个烟都被老板的孩子认出来,“是向日葵哥哥!向日葵哥哥你造吗,流氓才抽烟!”,蔡徐坤一愣,竟然有点冒冷汗,“啊...原来这不是火柴盒啊,谢谢小朋友提醒向日葵哥哥哦,宝宝真棒!”

口罩会弄花妆,帽子会弄乱头发,就不列入装备了。老去那边玩儿,在家门口约了专车哧溜溜的赶。背心袖口快开到肚脐眼儿了,冷气灌的挺舒服。他只要一惬意,就爱哼他主持的少儿节目的主题曲。



蔡徐坤清楚自己这种状态下的清冷漂亮,而卜凡也明白,面前这位一出场就口哨声不断,不留情面一一拒绝搭讪者的尖果儿,需要高大英俊的男人征服。

于是他俩看对眼是分分钟的事。

蔡徐坤期待卜凡的开场白,丰满柔软的嘴唇微微撅,眼睛湿漉漉像小鹿,在森林迷路的话,要听到满意的咒语才能和猎人回家哦。

“额......”卜凡走近后,竟然有些失语,这不符常理,“你是...向日葵哥哥?”刚发问完就后悔了,咬了咬舌头

“...........”蔡徐坤有些无语。“哈哈,”只能干笑着抿一口卜凡端来的鸡尾酒,“你儿子经常看我的节目?”头一回在这种场合被认出来,犯傻了,刚刚明明可以说是对方认错了

“..........”卜凡觉得自己看上去年纪没那么大,“是我侄子爱看你的节目,经常拉着我一起看呢”卜凡没想到真是少儿节目主持人,他以为对方会说自己认错了,那他还能找个台阶下,自罚一杯。

蔡徐坤手指尖玩着头发,用着平时在节目里对小朋友们说话的软昵口吻凑近卜凡耳畔,柔声的,“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哦。”



卜凡做梦都没想到,他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有看过蔡徐坤的节目,真的没有说谎,竟然蹿到舞池里跳起了蔡徐坤少儿节目的主题曲舞蹈。更让卜凡做第二次梦也想不到的是,蔡徐坤在吧台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竟然主动提出要卜凡带他走。



蔡徐坤在酒店床上抽着卜凡的烟,卜凡躺在一边打量着他,莫名觉得这位少儿节目主持人慵懒美丽又神秘。

蔡徐坤刚洗完澡,额前的发丝还有水珠,脸蛋干净又带点水蒸气的红润,侧过脸来柔声的问卜凡,“想看水母吗?”

卜凡伸手轻轻掐了一把他的脸蛋,“想啊”。难不成这位少儿节目主持人还兼职做魔术师?

蔡徐坤垂着眸轻吻卜凡的手指尖,随后昂起下巴,吐了一个烟圈。洋葱圈模样的烟圈向一端慢慢消散,勾勾连连,看上去还真像只水母。

卜凡受教了,问蔡徐坤想不想看水母一家亲,蔡徐坤笑着说,讨厌。



蔡徐坤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用指尖在卜凡脸上描摹着,肉嘴唇一启,往卜凡头顶上吐了个烟圈。

蔡徐坤说,“刚和你碰面,觉得你的美人尖很有意思,像一颗桃心。然后你跳了我的舞。怎么说呢,你跳的好笨哦,可是好可爱。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的美人尖很像孙悟空欸。我现在吐的这个烟圈,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一样。”

卜凡被他逗乐了,欺身压上去。不多说,蔡徐坤也需要五指山。




-
卜凡醒来后,蔡徐坤意料之中的走掉了。卜凡看到自己钥匙串上多了个吊饰,是只戴着向日葵头套的狮子。挺无语的,狮子本身就有鬃毛了,还戴什么头套,多此一举。

回家后,卜凡的小侄子看到向日葵小狮子,非找卜凡要,说是那个少儿节目给幸运小观众的限量款。卜凡听了就头大,得,得,才多小就知道限量款。小侄子接着说,要是他有了这个小狮子,在班上一定人人羡慕。卜凡心想,这向日葵哥哥在小朋友们眼里还是个国民主持人啊?



-
小侄子自己报名了蔡徐坤的少儿节目,拉着卜凡带他去参加,说是很早前就报名了,等了好几个星期才到他录制。卜凡牵着小侄子到了地方电视台,心想这节目这么热门的吗,咱们这小地方能有多少小学生?

再见到蔡徐坤,卜凡发现自己就是个小学生。

卜凡陪着小侄子在电视上看了好几次蔡徐坤的节目,但在现场还是第一次。蔡徐坤带着小朋友们录开场舞的时候,会戴一个向日葵样子的头套,是露出脸蛋的那种。蹦蹦跳跳,笑容明媚,虽然动作简单,但是夏天,摘了头套脸颊边缘会有一圈细汗,接过水杯喝水的蔡徐坤,昂着天鹅颈,喉结一动一动,卜凡只觉得性感,在镜头之外蔡徐坤,绝对是成人节目主持人。

卜凡觉得他们节目组应该再设计款别的挂饰,比如戴着向日葵头套的蛇,给他们这些成人观众。也不是,给他一个人就够了。



卜凡以为,像蔡徐坤这样的性格,会当着小侄子的面把他撩拨的面红耳赤,比如录制手工制作环节的时候,主持人和小朋友,以及小朋友的家长同坐在一张桌子忙活,桌布长到地面,卜凡以为蔡徐坤会伸腿用脚尖蹭蹭他的小腿肚之类的,或者暗送秋波。谁知道蔡徐坤像是不认识他一样,全程忙着和小朋友一起做手工,从卜凡手里拿来折的不堪入目的怪怪玩意儿时,手指尖也没接触到卜凡一毫皮肤。唯一让卜凡乐呵的是,小侄子看到蔡徐坤手里卜凡折的不明所以的东西时,捂上眼睛没眼看,小声对卜凡说,“你让我在向日葵哥哥面前丢人啦.....”,蔡徐坤噗嗤一下就笑了。



小侄子录制完节目,依依不舍的送了蔡徐坤一枚蛋黄派,蔡徐坤刘海卷翘,戴着一顶贝雷帽,显得柔软可爱。蹲下身去捏捏小侄子鼻尖,和小侄子说着,我们下回很快还会再见面的哦。

卜凡觉得小孩子的情绪真的来去如风,一开始还舍不得向日葵哥哥,哭丧着脸,一会儿看到小伙伴就又笑开了玩儿去了。他没走几步就碰到了蔡徐坤,对方刚换好衣服,准备回家。原来蔡徐坤平时上下班是穿格子衬衫,还好还好,没有袖口开叉到肚脐,放心了。

“嗨。”卜凡冲蔡徐坤打招呼,两三步跨到蔡徐坤面前。

“嗨。”蔡徐坤撕开小侄子给的蛋黄派,咬一口,享受到甜蜜的笑开来,仰着下巴开心的抖抖小脑袋,给卜凡看蛋黄派被咬开的横截面,“喏,里面的陷看上去是不是很像太阳。”

卜凡嘴角缝里挤出一个“日”字,抓着蔡徐坤肩膀就把他推到了身后的衣帽间里,锁上门。



小学生卜凡新发现:奶黄馅当润滑还挺好用!



-
没多久他俩就恋爱了,卜凡没有告诉小侄子,担心争宠罢辽。

卜凡晚上骑着机车载着蔡徐坤出去兜风,蔡徐坤搂着他的腰,脸埋在他颈窝,撒娇说风太大了,向日葵的花瓣都吹掉了。

他俩约好一起去蔡徐坤家,卜凡提议先去买点零食,蔡徐坤伸手比了个“ok”在卜凡眼前晃晃。



蔡徐坤摘了头盔撩把头发,在卜凡看来风情万种,捧着他的脸亲了口软嘴巴,让蔡徐坤在机车上坐坐,他去买零食,去去就来。

蔡徐坤在机车上晃腿,没多久卜凡回来,蔡徐坤噘着嘴让他拎着袋子,他在袋子里翻了翻,猛的拍了下卜凡胳膊,小小声“你怎么没买套啊....”

“坤儿,我今天不....”

“不可能!”蔡徐坤一口咬上卜凡嘴巴啃了两口,“快去,听话”

人形哈士奇委屈的呜咽一声,摇着隐形的尾巴重新折返回便利店。



蔡徐坤坐在机车上吃牛肉棒,心想得赶紧吃完,被卜凡看到今晚够呛。吧唧吧唧,突然听到“呜啊——”的哭声。蔡徐坤张望着,寻找哭声的源头,啊喔,有个小朋友摔倒了在哭鼻子哦。

蔡徐坤跳下机车跑到小朋友身边,小朋友的妈妈已经把小朋友扶起来了,就是哭个不停,哄不好的样子。蔡徐坤蹲到小朋友面前,说着,宝宝不哭不哭了哦,向日葵哥哥给你呼呼,痛痛都飞走啦。

小朋友歪着头打量蔡徐坤,哇的又哭了,蔡徐坤无解,欸....是没看过我的节目哦...?还是认不出电视外的我呀...

啊——脑袋里的小电灯一亮,有了!蔡徐坤跑回机车处,在零食袋子里翻出一包瓜子,又重新跑到小朋友面前,把瓜子凑到自己脸蛋边上,指指上面的葵花图案,再张开手心,手掌像花一样捧起自己脸蛋。

“宝宝,向日葵哥哥给你擦擦眼泪好不好呀~”



卜凡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看到蔡徐坤蹲下身来,搂着小朋友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给她唱他节目的主题曲,小朋友笑起来,蔡徐坤舒了口气,侧过脸用指尖点点脸蛋,笑着找小朋友讨亲亲。在小朋友毫不迟疑的亲亲后,站起身和道谢的妈妈还有开心的小朋友挥手道别,开心的抱着瓜子蹦跶回机车上。卜凡把买的套塞进屁股后面的口袋,走到刚刚的小朋友身边,把另一只手上的旺仔牛奶送给小朋友,“宝宝下回也要勇敢哦。”



卜凡骑着机车载着蔡徐坤回家,蔡徐坤想到什么,下巴枕在他肩膀上抱怨,“哼,我今天的旺仔牛奶呢!”

卜凡笑起来,“哦,那个啊,被海关扣下来了”

蔡徐坤装作赌气的在他耳边大喊,“骗葵!”

卜凡难得正经,“坤儿,抽空陪我回趟青岛呗,做海鲜给你吃。海瓜子知道吧,还是你向日葵哥哥的亲戚呢”

“好呀——还有呢——”

“还有呀~一辈子剥虾给你吃好不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