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玫瑰

无厘头甜蜜




1
蔡徐坤和王子异报名参加了《勇者练习生》。他们俩是一对青年情侣,蔡徐坤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在勇者界东山再起,拉着自己对象一起签了合约。王子异感慨,这个节目是去抓恶龙的,路途艰险,凶多吉少,怕是该叫勇者练习死。

蔡徐坤的勇者服没什么铠甲,比起活命,他更看重轻盈和美观。王子异之前问他,“坤坤,你没有铠甲,不怕对方伤害到你吗?”蔡徐坤用两根手指依次碾点着自己红润丰满的嘴唇,“没有人和野兽会忍心伤害漂亮的宝贝。”

王子异低头给双手叉腰昂着头振振有词的漂亮宝贝擦花露水,看来蚊子没有入野兽籍。



2
国王作为“全民制作龙”代表,给参赛者们一人发了一个火龙果,嘱咐大家不要害怕,并大喊,“极限挑战,这就是命!”

临行的时候他俩和朋友们道别,兵分100路,蔡徐坤说他俩走的那条路一定是最漂亮的路,叫玛丽莲梦露。王子异给他披上斗篷,遮住两根裸露的手臂。蔡徐坤不开心了,举铁练出的线条说挡就挡吗。他把斗篷扒拉开,撅着嘴不乐意。路过的贾斯汀恶作剧的往撅起的嘴上挂了个甜甜圈,撒丫子跑开,不过还没等蔡徐坤发火,就被范丞丞拽下来吃了。

王子异亲吻两下蔡徐坤的额头,继而鼻尖相抵,“坤坤还戴着镶着珠宝的护腕呢,露着上臂的话,回家摘了护腕,会发现被晒成雪顶咖啡了。”

然后蔡徐坤找婚纱影楼租了及地还拖得老长的头纱。



3
这条路就他俩选了,出师不利。

前面有条河,蔡徐坤的坐骑是只粉色的毛绒大猫,怕水,过不去。

王子异无奈,觉得蔡徐坤的坐骑太半吊子,“我还以为你的猫遇水会变得更大,能直接占据整片河。”

蔡徐坤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家小猫咪是胖大海呢!”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和粉红大猫依依惜别整整一个钟头,大热天加上在毛茸茸上面蹭,怕是得起痱子。蔡徐坤双手环住猫咪脖子,“寿桃,爸比不会走太久,马上就回来接你了哦”

王子异纳闷,“他这么胖,怎么叫瘦桃”

还没等蔡徐坤挤眉弄眼的伸出手指对他比“嘘——”,王子异扎着小马尾的发圈就被大猫一口扯掉吞进嘴里。他向来不生气,这回也没生气,却在蔡徐坤比起关心他披头散发更加在乎大猫咪有没有把发圈吞进肚子里吃坏身体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有点置气了。大猫摇头摆尾,尖耳朵立起来动动,耀武扬威的张开嘴伸出舌头,把满是口水的发圈送到王子异跟前。王子异撇着嘴没好气的盯着蔡徐坤,对方亲昵的挠着大猫下巴,朝猫耳朵里吹气,猫耳朵塌下来有默契的拍拍蔡徐坤的头顶。恋人对上王子异的眼睛,像是知道王子异要问什么问题一样,笑的娇娇软软,一字一顿的撒娇,“因,为,可,爱!”

他的坤坤比猫咪更可爱。王子异瞬间气消了。



4
两个人是坐着王子异的独角兽飞过河的。飞行中,蔡徐坤被王子异护住腰,下巴扣着肩膀,是最牢固的安全带。他时不时回头亲吻一下王子异,一边给独角兽的鬃毛编小辫,一边说,“子异,我喜欢你的小马驹。”

王子异含着他的软嘴唇吸吮,让他省去后面四个字再说一次。

“不说的话,子异会把我丢下去吗”

“不会呀。”温温柔柔,手指尖轻轻把玩蔡徐坤的指甲盖。

“如果小马驹掉下去了,他会不会变成海马”

“这是条河呢坤坤,他顶多变成河马”

“听说海马的话,都是海马爸爸负责生小宝宝哦”

“是哦,海马爸爸有个育儿袋”

“那以后子异也要负责生小宝宝!”

“....好好,都听坤坤的,所以我们一定会一起活着回来的”王子异十指紧扣住蔡徐坤的手,像两串香蕉,那这只独角兽就是香蕉船。



5
夜晚来的很快,在一片森林里,王子异搭好了帐篷,燃起了篝火,转身给过敏的蔡徐坤上第二次药。蔡徐坤小口小口吃着浆果,有蝴蝶落在他的脚尖。

“子异,我们是迷路了吗”

王子异亲吻他的发顶,没有多说话。走之前自己做了详细的攻略,按说不该迷路。独角兽可以飞,但是需要冷却,飞一会儿,走一会儿。他披散着头发,发丝扫着蔡徐坤的脸蛋,有点痒痒。

“子异,你说这里晚上有狼吗”

“应该没有的。坤坤以前当勇者的时候,遇到过狼吗”

“遇到过色狼”

“像这样吗,嗷呜嗷呜”

蔡徐坤的脸蛋往王子异外套里钻,小小声,“你比他们更可怕哦,你还有狼牙棒....”

王子异回头对独角兽使个眼色,让他一边玩儿去。独角兽识相的钻进树林,开始了他的独角戏。

“子异,小马驹不要我们了....”蔡徐坤可怜巴巴的拉着王子异的手,咬着下唇楚楚可怜,“子异不可以不要坤坤哦。”

王子异很爱蔡徐坤这一点,懂得可爱又可怜的情趣,让王子异想一口把他吃掉。王子异面对蔡徐坤可以是冒牌勇者,但他绝不可能是忍者。

“Ei yo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把情绪都装满。坐上去抓恶龙的船,没想到燃料全用完。但这无法将我阻拦,我偏爱顺其自然!”

.......王子异和蔡徐坤刚听到这串freestyle的第一个字的时候就抱在了一起,吓个半死。人影走近篝火,才看清是个炮仗精,王子异怕炮仗精把自己用篝火点燃了会太响,担心吓着蔡徐坤,刚准备起身浇炮仗一水壶的水,才发现,不对,是王琳凯。

“hey bro....”王子异冲自己好兄弟打招呼

“woowoowoowoowooskrrskrr!”贾斯汀,范丞丞,朱正廷的脑袋一起从王琳凯身后冒出来。

蔡徐坤心想,不愧是脏辫,遮挡力好强哦.......



6
“坤坤,子异,和我们结盟吧!”朱正廷率先发言,王琳凯已经冲上前去和王子异又是撞肩膀又是拍手掌了,“I see man!OMG,速度像747发现了王子异!”,贾斯汀和范丞丞已经围着篝火开始烤玉米了,“不管你是谁,玉米我不给,听明白了没!”

王子异目瞪口呆,反应过来连忙揽着蔡徐坤的腰低头哄着,蔡徐坤又噘着嘴,缩在王子异怀里。王子异担心的亲一口蔡徐坤的脸蛋,“宝宝...”

“难得一起玩!我们来开篝火晚会吧!”蔡徐坤从王子异怀里钻出来,眼睛闪亮亮,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大家,发起领导般的建设性发言。

“耶!!!!!!!!!”

王子异在蔡徐坤身后捂眼摇头,败了败了。



7
天亮的时候蔡徐坤还歪在王子异怀里给唱歌跳舞的伙伴们打拍子,王子异一直昏昏欲睡,脸蛋埋在蔡徐坤的颈窝。蔡徐坤的洗发水是西瓜味道,是他俩之前去热带国家买的。之前王子异和蔡徐坤办那事儿的时候,闻着蔡徐坤的发香,王子异总觉得自己顶瓜瓜。

独角兽回来的时候带着另外一匹黄色的马,独角兽红光满面。

范丞丞说,“哇喔,这匹马我取名为沙琪玛”

贾斯汀接话,“那你骑,因为你是傻”

蔡徐坤玩着王子异的纽扣,凑近王子异的耳朵吹着气,小小声,“小马驹好风流哦,他还可以飞——起来和他女朋友羞羞呢”

王子异颠颠蔡徐坤的小屁股,“坤坤羡慕啦?”

蔡徐坤摇摇头,“没有哦,子异也经常让我爽的飞起来呢”



8
他们六个人一路打打闹闹,王子异明白了什么叫“我挑着担,我牵着马”。他一个人走在后面,包括蔡徐坤在内的五个人在前面和对面山头的尤长靖对山歌,“hey u hey u hey pick me!”“ei ei——”

尤长靖身边的林彦俊发言,“厚,這歌有夠老,超遜的。”

尤长靖回头,“额,为什么你一说话就自动显示繁体?”

林彦俊抖抖肩膀,“帥咯,怎樣。欸對,你還有小麵包美?”

“小面包没有,蚊子包要不要?”

山头这边的蔡徐坤一行人发现了巨大的花圃,几个小朋友在花圃里打闹傻乐,蔡徐坤坐在石头上一边和伙伴开玩笑一边编花环。

王子异在后面,往手里给蔡徐坤准备着熬夜回神的药,接着又倒了些花粉过敏的药,端着薏仁水坐到蔡徐坤身边,哄他连着药一起喝掉。

蔡徐坤哪里啃乖乖喝药,把半成品花环戴在王子异头上摆弄摆弄,舔一口王子异捧着药的手掌心,不过完美的错过了那些药哈。

王子异想到他俩的相识,那是在一个社交软件上,都是同城的人,左滑喜欢还是右滑喜欢他给忘了,反正要彼此喜欢了才能开始聊天。无非是认同对方照片上的样貌是否入眼,生活是否小资罢了。

他在一家街舞工作室当breaking老师,偶尔给手指舞代课,他下载这个软件也是老板希望他们街舞老师用这个软件多招揽点客人。

蔡徐坤对他打的第一行字是,嗨,我好喜欢你单手撑地板的动作,你在模仿弹簧蛇吗?

王子异无语。但这位朋友或许会对breaking感兴趣,于是和蔡徐坤聊起来。不过是聊了一上午的弹簧蛇和其他的奇珍异兽罢了。

王子异当蔡徐坤是个高档宠物贩子,后来蔡徐坤发了个小猫咪伸懒腰打哈欠的表情包,配字说,我要去午睡了哦,勇者要保证充足的午睡时间,才不会在下午打瞌睡呢!

王子异无语。但更无语的是王子异觉得这位勇者下午精神好的话,是不是会来报名街舞课呢!于是为了发展潜在客户,每天有空就会和蔡徐坤说说话。

王子异受蔡徐坤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在朋友要把独角兽送给他养时,他接收了,但还是问了原因。

朋友,“要结婚了呗,我老婆对羽毛过敏哈”

王子异,“和独角兽有什么关系?”

朋友,“独角兽有翅膀呗,翅膀有羽毛呗,傻样”

没几天,朋友交接的独角兽粮食吃完了,王子异出门买去,顺便给独角兽再买点零食。走在街上和蔡徐坤聊天,“我今天买了好几根胡萝卜”

蔡徐坤那边很快发来消息,“给雪人当鼻子用?”

王子异失笑,和他闹着玩,“买回去装点下捧花”

蔡徐坤发来猫咪眼睛咕噜噜转圈的表情包,“你要结婚啦?不仗义,都不早点告诉我”

王子异,“那你准备给我随多少份子钱?”

蔡徐坤给王子异发来他昨天的宵夜,大闸蟹,“随螃蟹钳~”

王子异笑出声,头一回打出那几个字,没思考的发过去,“你真的好可爱啊”

那边没回消息。欸?

王子异想,这句话很轻浮吗?

两分钟过去,还没回消息。

王子异纳闷,退出对话框,想着点进蔡徐坤今天的动态看看,鉴赏下他今天又发表了些什么忍俊不禁的观点。却在对话框后面的二人距离显示后,吃了一惊。

2m?

王子异捧着手机在原地转圈张望,急急急,发现目标!那个后脑勺和泰迪一模一样的男孩!头上戴着栀子花花环,和卖栀子花的老奶奶有说有笑,一手拎着一大袋猫粮,一手帮老奶奶提着栀子花篮,手机扣在栀子花和花篮内的边缘。蔡徐坤似乎感应到目光,回过头张望一下,凑巧和王子异来了个对视。

真人比照片更好看。这是王子异的心声。他觉得自己不愧叫王子异,毕竟会见色起意。

蔡徐坤一愣,连忙放下猫粮,有些发麻的手抽出花篮里的手机,该不会是.....果然,距离显示2m。

蔡徐坤笑的天然无害,指着王子异叫出来,“啊!你就是那个王子导!”

“.........是王子异!”




9
几天时间,一行人一路上悠悠哉哉,中途蔡徐坤抱着一只小浣熊,下巴压在浣熊的额头上,老套路,噘着嘴对王子异撒娇,“子异,我们养这个嘛”

子异一手托住小浣熊尾巴转啊转,一手刮刮蔡徐坤鼻尖,“你啊,到底是勇者还是神奇宝贝大师?”

“可是他很可爱哦....”蔡徐坤指着浣熊的眼睛花纹,“看!他还和子异一样爱戴墨镜,是酷的bro!”

王子异弹弹浣熊胡子,差点被浣熊咬了手,连忙缩回来。好像有点丢人,于是用缩回来的动作把手送到唇边,顺手给了蔡徐坤一个飞吻。浣熊目睹一切,他眼睛周围的花纹很黑,因此他这个白眼翻得特别明显。“坤坤有子异一个酷的bro还不够哦?”

“那我们刚好六个人,分两组撕名牌啊,我要是赢了你就让我养小浣熊!”

“那坤坤输了呢?”

“就子异帮我养小浣熊!”

王子异刚要接话,就被王琳凯拉过胳膊扯到一边,隔着老远就敞开大嗓门指着远处山那头,说,“看!bro!是过山车!”

王子异定睛一看,什么过山车,拿根铁索吊在山两头下面弄个运煤车荡来荡去就是过山车了吗......

“陪我坐!”王琳凯吼一嗓子

王子异掰开他抓着他胳膊的手,“下面是悬崖,我恐高....”

“我看你骑独角兽不恐高咧”

“李狗蛋,坐这车会出人命的”王子异叫王琳凯的土名,彰显自己的严肃

“陪我坐!陪我坐!陪我坐!”

.........王子异有点苦手,回头想给蔡徐坤使眼色让他帮自己开脱,结果蔡徐坤抱着浣熊到一边去找范丞丞,说,“我好喜欢灰色头发的小狗狗,也喜欢灰色头发的小浣熊。”

范丞丞端详着小浣熊,“干脆面都是这家伙生产的吗?”低头看看小浣熊的四只爪子,额,还是算了。转过身单手托着下巴打量着王子异的独角兽,“我觉得这只独角兽适合设计成一只公仔”

“....我还以为你会说要把他做成蛋仔”蔡徐坤自认是十分了解范丞丞的。

王子异一边要应付咋咋呼呼扯着他手臂的王琳凯,一边要观望蔡徐坤和范丞丞有没有什么逾越之举,他开始碎碎念了,却在听到“砰!”一声巨响后,回过了思绪。

他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望过去,不远处是五颜六色的烟雾,他有不好的预感。

“是龙啊!!!!!!”贾斯汀和朱正廷的大叫响彻整个山谷,王琳凯有了要和他们battle的念头。



10
王子异估计他们都忘记自己是来除龙的了,可自己一直都还记得。现在反倒成了他抓着王琳凯的胳膊,只不过是往平地上跑。王子异搂住在原地发愣的蔡徐坤,一把就把他抱起来往独角兽背上一搁,拉着蔡徐坤的手和他临行密密缝,“坤坤你先走,飞到安全的地方去,抱好你的小浣熊,我一会儿就来找你,乖。”

王琳凯无语,觉得他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蔡徐坤反应过来,皱着眉头不肯走,像在发嗲,“子异,不要赶我走嘛....”

王子异觉得蔡徐坤才是最让他没办法的美丽小恶魔嘛。“不行,你必须走,我要你安全”

范丞丞和独角兽大眼瞪小眼,“万一龙也会飞呢?”

贾斯汀和朱正廷冲过来,朱正廷脸上敷着面膜,说,“真会挑时间出现,看我一脸惨白”,贾斯汀笑出来,“额,龙看哥哥你这时候还在准备扮美美,还以为你是美少女战士”

王子异还在劝蔡徐坤走,蔡徐坤头摇的像拨浪鼓,身子也跟着一起晃,怀里的小浣熊觉得自己快被整吐了。

蔡徐坤索性在独角兽背上弯下腰来和王子异亲嘴巴,其他四个人眼不见为净。

“嘿,尤長靖,你知道尋龍的人都愛唱什麼歌嗎?”

“什么歌?”

“是《Lonely》,里面唱,歐,龍嘞,龍嘞,龍嘞~”

“无语”

大家都知道是林彦俊和尤长靖来了,他俩看着蔡徐坤和王子异亲的难舍难分,林彦俊戳戳尤长靖,“我先不看他們倆惹,你去幫我看”

尤长靖,“干嘛啦,为什么?”

林彦俊捂住眼睛,“因為,你是我~~的眼~~”

除了在接吻的王子异和蔡徐坤之外的所有人:“无语”

在彩色的烟雾中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难道是小龙人?”大家猜测着。小浣熊无可奈何的拍拍王子异胸口,示意他有情况。王子异这才和蔡徐坤分开,两个人喘着气,蔡徐坤的嘴唇被亲肿,王子异想到一句唐诗还是宋词啥的,“独留青冢(亲肿)向黄昏”。

“呜呜,我还要和子异亲嘴巴嘛....”

小浣熊和独角兽共享了一个彼此同情的目光。

“哈嘍!”

是别人的声音。

最精明的贾斯汀发言,“这恐怕是只台湾龙”

“要用凤梨酥做诱饵!”美食专家范丞丞发言,“不过已经被我吃光了,嘻嘻”

龙的身影走出烟雾,“嗨大家好,我是來自傳奇星娛樂的陳立農”

蔡徐坤身子扑在独角兽的脖子上,懒洋洋,“他说他是城里龙。”

大家恍然大悟,“你好,我们是doctor异乡人!”

王子异护着蔡徐坤,“不怕,不怕,他要是突然现了龙形,我就让独角兽带你走”

“子异,你说他的龙形是长长的中国龙,还是翼龙三角龙甲龙呀”

“说不定是霸王龙哦,康吃康吃,这样子”

“呜呜,霸王龙手手好短,好可爱哦”

“我觉得坤坤是最可爱的”

其他人堵住了耳朵。

突然,另一处也烟雾弥漫,五颜六色,几个人蹿出烟雾,边唱边跳,“Hey Mr.Lee,立志惩奸除恶一拳劈,8th Mystery,管他三头六臂侧腿踢,Hey Mr.Lee,正义化身英雄最无敌.....”

他们穿着黄色的紧身衣,王子异无语,这不是他的BBT街舞工作室的同事们吗,他们这是在扮演李小龙这种龙吗.....

王子异捂着额头低头思考,突然一个声音响自四面八方,

“祝子异!生日快乐!”

欸?

他抬头一看,他最爱的坤坤捧着生日蛋糕。环顾四周,每一个人包括“城里龙”和他的同事们,都拿着彩带香槟之类的,他来不及去细想这些玩意儿都是从哪儿来的,他只觉得幸福的有些眩晕。

“嘿嘿,我们策划这个活动好久啦,一定要给你过一个难忘的生日哦”蔡徐坤手指尖沾了一点奶油,落在王子异鼻尖。

王子异感动的一塌糊涂,“所以,这个《勇者练习生》活动是?”

蔡徐坤,“是甜蜜谎言呢~”

王子异整理思绪,“那国王也跟着你们一起胡闹?”

蔡徐坤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哼哼,因为呀,我们大家,每个人,都很喜欢你哦~”

“不过呢,最喜欢你的人是我,你最喜欢的人,也只能是我哦。”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