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玫瑰

辘辘

吴亦凡x吴世勋



吴世勋太瘦太小了,像豆芽菜。



十几岁的吴亦凡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又饿了。上一回吃饱是什么时候,来韩国之前吧。那得是好几年前,年纪小,加拿大。



练习生在出道前,唱歌跳舞,个人才艺,需贯彻落实到每一个指甲盖儿乃至细胞,这是身体里的。练习生在出道后,要通晓圈粉之术,参悟人设之道,这是脑袋里的。但无论出道前后,白天和晚上都是冬夜,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这是肚子里的。



吴世勋是韩国首尔原住民,因为外貌清秀被星探追了好几条街,慌慌张张速度七十迈也要护着怀里的炒年糕。但他见过首尔凌晨四点样子的次数却没有来自中国的外国人吴亦凡多,大概是公司附近的年糕店打烊时间早吧。练习生吴亦凡刻苦但嗜睡,同时温和又心软,三两下就从练习室的地板上单手撑地,弓腰跳起来应了邀请,和黏习生吴世勋出去夜游。



毛头小子吴世勋走在前面,他比吴亦凡小个几岁,当练习生的时间是吴亦凡的一半,饿肚子的日子也是他的二分之一。有回他俩谈天,针对某无关紧要的事有了分歧,年长的吴用自己已经比较熟练的韩文结合着中国谚语说,“小朋友,应该参考哥的意见。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小朋友吴看着自己面前这位哥哥吃了一半的无盐无油无碳水餐,笑眼弯弯,用他特有的像是嘴里含了块糖所以吐字不清的语调说,“我看啊,不见得。”



毛领小子吴亦凡很羡慕吴世勋,可能年纪小还有体质的问题吧,吃很多也不会胖。自己又能比他大多少呢,同样是长身体要吃很多的年龄段,可自己是哥哥,哥哥得作榜样。榜样,是练的多,吃的少,多流汗,少流泪。榜样的力量,是别人随口的“你看那个外国人,这么多年坚持下来,不也出不了道,我可不要像他一样倒霉。”



天还没亮,街道上的路灯昏昏黄黄,静谧又温柔。那时候吴亦凡还没有人设,不是冷肚腩,不用扮冰山。他看到一只白色的小狗蹭了蹭吴世勋的小腿然后跑开,吴小朋友转身饶有兴趣的盯着小狗渐远的背影,垫着脚尖不自觉噘嘴张望。吴亦凡这时候才发觉自己的眼睛也会笑,弯成一道宋慧乔。



“哥,到时候我也要养这样白色的小狗,白白软软,像棉花糖一样。”

“好啊,等世勋出道,哥送你一只。”

“到时候我俩一起出道肯定特别忙,得过段时间。那时候哥也养一只,不然那孩子一只宝宝在家,会孤单。”

“没问题。哥答应世勋,哥养一只蜡笔小新和你的小白作伴。”

“呀,这哥怎么满脑袋都是动画片,和小孩子一样”

“哥养只棕色的,和世勋的小白狗在一起玩,像一盘咖喱饭”

“哥你又饿坏了吧.....”



吴世勋那时候个子还没那么高,比吴亦凡矮半个头,两个人没法肩并着肩,那就并着脖子吧。嘴里哈着白气,说说笑笑的时候面前仿佛有颗棉花糖。吴亦凡是风趣幽默的鸡汤王,“King of jitang”,什么分量,按说应当有点免疫力,却在听到吴世勋说“到时候我俩一起出道”时,有些鼻酸的闷了口少儿鸡汤。小朋友前途无量,好像不用怎么费功夫,balance信手拈来,舞蹈动作行云流水,还长得漂亮,在演艺公司都这么出众。自己吧....其实也还行,就是那时候没手机用,没办法转发锦鲤嘛。怎么会鼻酸呢,对方察觉的话,就说是想妈妈了。不对,男人想妈妈才更让对方笑话吧。



吴世勋很白。吴亦凡侧过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觉得还挺像刚刚那只碰巧光临的小白狗狗。韩语怎么说来着,内,小白久。



说思绪翻涌有些夸张,思绪蔓延还可以。练习生的生活,枯燥是枯燥,但是同龄人在一起,开开玩笑还挺好的。两国人,能听得懂就更好了。经常在同一个练习室的伙伴觉得吴亦凡和吴世勋相貌好看,还都是一个姓。“哈哈,缘分嘛”,吴亦凡那时候和白的发亮的小朋友还不熟,随口一说缓解气氛,小朋友当真了,还楞就每天和他同进同退同乐同累当亲兄弟,逛街买东西有时候也没明算账。吴亦凡喜欢穿牛仔衣,大家叫他“牛仔哥”,中国练习生叫他“仔哥”,后来干脆就叫“牛”了。吴世勋白嘛,模样秀气,说话又总是奶呼呼的,后来他俩一起出现的时候,就有人起哄,“牛奶兄弟来了——”



“怎么不是奶牛兄弟?”吴世勋歪头质疑,为什么自己的“奶”字号没有在前面。那时候他的胸肌还没有后来那么,额,嚣张?换做当时被叫奶牛的话,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生气哦。

“哞——如果是奶牛的话,以后我们出场就要自带音效了。”吴亦凡乐呵呵的承受着吴世勋的捶肩膀攻击,顺手给小朋友脖子后面换了块膏药。他是独生子女,却很乐于照顾人,何况对方是乖乖好看人。



吴亦凡觉得吴世勋好可爱。比如他抽空会帮吴世勋抄作业,一开始歪歪捏捏的韩文字体,慢慢的也渐入佳境,还有点中国字体式的方方正正,“世勋呐,哥真得感谢你给了哥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吴亦凡一边笑一边抄,有种自己还尚在接受义务教育的感觉。在开饭的时候呢,吴世勋会把吴亦凡盘子里的韩国泡菜全夹到自己的饭菜里来,把肉挪到吴亦凡碗里。吴世勋“嗷”一声,吴亦凡双手合十感谢面前这只“僧侣”小狼。自己一直吃不惯泡菜,又苦于吃不饱,只得强吞。一开始还和小狼推推让让,后来成了习惯,索性就不再拒绝,想着在别处再多回报回报他吧。



帮小朋友打饭,抢座位,他挺开心的。给小朋友的舞蹈动作抠细节,被抱怨明明哥也是笨蛋嘛,也挺开心的。提醒小朋友在冬天戴帽子,系围巾,添衣服。手戴着手套吧,真乖,那拧瓶盖哥哥也一步到位。这都挺开心的。



看吴世勋直接拒绝女孩儿们的恋爱邀请,也开心。比自己被追还开心。



算是难捱练习生活里的一点能量。吴亦凡渴望能量,珍惜能量,脑海里却总是冒出那句在老家经常听到的广告语,“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被清晨的鸟叫声唤回思绪,街道上陆陆续续多了一些人,有上班的,也有上学的。吴亦凡觉得天将亮的时候总是生机勃勃,是新一天的开始,也是追逐梦想的新起点。吴世勋用肩膀戳两下吴亦凡的胳膊,伸长手臂指着不远处,觉得不礼貌,又缩回手,改用昂着下巴冲那块儿点着给人参考,“哥快看,那是我高中的制服,很帅吧?”



吴亦凡看几眼吴世勋,又寻着他的尖下巴找着人群望过去,“金黄色的那个?”是挺好看的。“我记得你是首尔艺高的学生吧?”



吴世勋竖起大拇指,“就是金黄色那个啦,哥竟然记得我高中的名字,很了不起嘛”



吴亦凡笑的很开心的时候,会露出牙龈。吴亦凡觉得吴世勋穿上那套制服的样子,一定很像一枚焦糖布丁。意识到自己又联想到食物的时候,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吴世勋饿了。他去买了个巧克力面包,在吴亦凡眼前举着面包顺时针晃啊晃,是小恶魔的独家摩天轮。吴亦凡在心底叫他小祖宗,再次羡慕他不会变小胖墩。吴世勋咬着巧克力面包,嘴角沾上了巧克力酱。吴亦凡恍然大悟,原来这枚焦糖布丁的焦糖部分,在这里。



吴亦凡没有吻上去。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在心底安慰好几声,会长胖,会长胖。



一个成熟的偶像,或者说是,偶像预备军?需要有优秀的自控能力。肉体上的,精神上的。对待食物的,对待感情的。



“哥你不饿吗?”

“饿啊,哥是Mr. Hungry.”

“公司到时候才不会给哥取韩格瑞这样的艺名咧!”

——————————————————

*番外

SM公司2012年出道的多人跨国偶像团体EXO,成员共12名,其中两名为吴亦凡,吴世勋。

单曲《Growl》,让EXO红遍每一个有焦糖布丁制作原料的地方。

吴亦凡直到现在还是每天饿着肚子。因为公司设定的超能力梗的缘故,很多人叫他“龙”。

“我饿了龙饿了龙饿了龙你”,副歌响起,他总是会暗地里笑场,露牙龈那种。

吴世勋站在队伍前面领舞,最吸睛的动作,成员们一起单手撑地,弓起腰从地板上弹起来。和那天晚上某人答应出去夜游时的起身动作一样。

“我也能记得关于你的事。看来我也很了不起嘛。”

评论(2)

热度(14)